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只因人世间总是充满各类的机缘巧合,一言一行、一思一想、一松一紧等万般做法,皆是要影响这个机缘,从何形成不可捉摸之巧合,使其平淡无趣,变得精彩纷呈。
  
      向之礼一步踏入筑基中期,也只是这漫漫机缘巧合大道中的一朵小小浪花。不过,这朵小小的浪花,却也是引起了轰动。随着向之礼威压的不停的扩大,早已引起了万雷谷内众人的注目。之前在万生殿内,由于灵宝瓶的功效,以及万生殿的压制,本应出现的筑基天象,都是不见,而直到此时,方显现于众人眼前。
  
      只见向之礼头顶乌云密集,一个不大的灵气漩涡也是逐渐生成,随着附近灵气的逐渐聚拢,这个漩涡也是越发的大了起来。向阳在一旁看的无比惊讶,这筑基的天象居然越来越浩大,虽赶不上二师弟当年,却也比自己的夸张了不少,于是也不敢在此影响了儿子的筑基,急忙的退了出去。
  
      向阳刚出洞府,便老远看见一众谷内弟子的围观,甚至师娘都亲自前来,便急忙飞刀卓**跟前,拜到:“师娘,您老人家怎么也来了?”
  
      “唉,如今我谷内弟子又得一人筑基,老身无论如何难受,也该为我万雷谷弟子守护的。这也是你师父临走时交代下来的。”卓**说着说着就是神采黯然。向阳一看师娘的变化,哪里还敢多嘴,只静静的立在卓**身后,满怀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筑基。
  
      时间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万雷谷内聚集的灵气,逐渐的消散了。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向阳的洞府,期待着里面筑基的人赶紧出来。毕竟,自从一个多月前开始,万雷谷已经遭遇了太多的伤痛,而如今向之礼的筑基,也算是给众人低靡的日子增添一剂难得的欣慰。
  
      就在众人紧张的盯着洞府,大气不敢喘一下的同时,向阳洞府的大门打开了。只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众人紧张的情绪逐渐的兴奋起来,卓**等人也是第一时间用神念一扫而过。而最让人惊奇的是,肉眼明明清晰可见的一个人,在神念中却是有些若有无无,这让已经金丹修为的卓**都不知该如何解释了。更奇怪的是,明明感到向之礼已经是筑基中期圆满的修为,可偏偏又是有一种他还在练气的感觉。
  
      再看出现的那人,不是向之礼又是何人?但见他神采飞扬,双目有神,一丝精光不时在眼中闪现,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变得让人有些敬畏,再看他的表情,哪里还有什么平时的嬉笑。就在众人心里犯嘀咕之时,向阳第一个飞到了向之礼身前,略带紧张但关切的问到:“孩子,你没事吧?”
  
      向之礼那不苟言笑的表情,似乎也就是坚持了那么一小会儿,当父亲问话之时,第一下自己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似乎还沉醉在刚才的筑基天象中。可也不过就是一转眼,向之礼立马就露出了平日间的调皮,手舞足蹈起来:“哇塞!原来筑基了这么爽!”可一看向阳沉着个脸的看着自己,再看到周围围满了谷内的弟子,甚至师祖也在一旁看着,向之礼顿时小脸通红,哪里还敢如此没个正行,急忙给自己的父亲和师祖见礼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