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你说什么?!”云师兄被来人的话一下子激的站了起来。就是剩下的四位元婴也都纷纷动容。只见云师兄一个跨步便是来到报信之人的身前,愤怒的问到:“你刚才所言可是属实?就是金丹弟子都已陨落一人了?!”
  
      那报信之人不过就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哪里经得住元婴修士的愤怒。就算云师兄没有散出自己的威压,可那经年的气势早就把他吓的瘫在地上,嘴里只憋出了一个“是”字。
  
      云师兄根本不管报信之人,一挥手那弟子就轻轻的飘向了殿外,几个在殿外值守的弟子急忙把他抬了下去。云师兄瞪着双眼,表情很是不好看,他转过身盯着剩下的几人,有些严厉的说到:“诸位师弟师妹,你们也听到我玄天宗如今的形式了。莫非,你等还要争抢这掌门的位子,不顾宗门存亡大义了?!若是你等还不熄了这个心思,我云岚子今日,少不得要去请出开派祖师的令喻了!”
  
      几人一天云师兄认真了,哪里还敢再有什么私心。况且这次的情况也是不容小觑。虽不知道来犯之人有无元婴修士,但能在短时间内击杀宗内诸多弟子,那必然是有备而来。于是,众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时拱手道:“但听师兄安排。”
  
      云岚子一看几人的变化,一丝笑容还是挂上了嘴角。他放缓了语气,说到:“诸位师弟师妹,不是我云岚子倚老卖老。如今玄天宗遭逢患难,只有我等齐心,方能度过。”说完居然躬身抬手拜向了几人,唬的几人连忙一侧身。不等他们说话,云岚子又是讲到:“墨尘师弟,师兄不才,还请师弟速速敢去前山正门,组织御敌。”
  
      墨尘真人一看云岚子如此的低姿态,自己本又是他同宗的师弟,哪里还敢怠慢,赶紧躬身答了声“是”,急忙冲向了前山。而接下来,云岚子又是安排了凌燕仙子主持护派大阵,着云益真人前往宗门东边的玄灵山驻守,再叫了无梦真人敢去西边的玄品阁御敌,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前往后山灭敌不提。
  
      就在玄天宗几个元婴老怪争执的过程中,那熊兆星早就是率众打破后山的禁制,撕开了护派大阵的一个口子,手持一双震山乌金锤大开大合的杀向了前方。而其他几宗的魔门弟子也是陆续赶到,一场腥风血雨就此被打开。
  
      且说前山那些由于魔气过分消耗的弟子一个个的落了下去,玄天宗一众金丹弟子带领上千筑基弟子,好几万的炼气弟子奔杀了出来。眼见那漫天的法宝飞舞,一个个魔门弟子被击杀于法宝之下,这时的后山又是传来了敌报,如此腹背受敌,那些金丹弟子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他们决定要反转之时,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数不清的修士,这些修士各个面目狰狞,着装统一。原来,就在熊兆星发起进攻之后,兴鼬按照张青萧的吩咐,安排了天罪宗姚功明、天英宗朱福明的手下弟子,紧随其后的潜伏在左近,只待玄天宗弟子杀出,便要他们有来无回。
  
      就算是玄天宗迎敌的弟子有如此多的金丹,但也架不住五六万魔门弟子的轰击。尤其是这些魔门弟子的功法诡异,血腥无比。那些去过道剑大战的玄天宗弟子还好,绝大部分的弟子哪里见过这些?一个个都吓的有些退缩了。要不是一众金丹努力维持,他们这一万多人,怕是早就被灭杀的。
  
      就在这些金丹修士奋力御敌之际,姚功明手下的弟子又是集结在一处,那些弟子同时念诵着一个晦涩的咒语,只见那本是漆黑的夜空逐渐的变了颜色,天空中也是飘起了一股血腥。就在玄天宗的弟子看来,那好比嶈阖海巨浪的血水突然的涌出,一个个玄天宗的炼气弟子目赤欲裂,似乎都着魔了一般的鬼叫着。剩下的魔宗弟子抓住时机,或是祭出法宝,或是直接近身,收割麦子般的击杀这些人。
  
      姚功明在远处一看功法建功,“桀桀”的干笑了两声,盯着一个金丹修士就是冲了上去。只见他伸手一掏,一条丈二的黑鞭拿了出来。只见这条黑鞭周身带刺,那黑色的表面不是还泛起一阵阵的血红色,而那鞭子的末梢,更是像灵蛇信子一般的分叉开来。就姚功明的这个法宝,那也是有名的杀人利器,自法宝初成,便取了个吓人的名字:魔蛇噬血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