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韩世谔忍不住点头,瞧这些人精练之色,便知他们的身手很不一般,就像武侠书里写的那样,丰神俊朗,精气内敛。
  
  众将士一齐抱拳,斗志高昂道:“请将军下令”
  
  韩世谔满意的点头:“好!现在是下午时分,你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息”
  
  众人支起了耳朵。
  
  “啊!休息!…”
  
  一个下午过去,在五十名将士睡觉补充精神的当口,前方斥候不断传来情报。
  
  突厥人扎营之后,果然派出了哨骑四处游巡,活动范围在大营周遭二十里方圆内,最远的一支哨骑竟探出了三十里。
  
  现在已到了晚间,草原上漆黑一片,风吹得更加猛烈,天际隐隐有雷声轰鸣,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吩咐好韩虎后,韩世谔叫起了那五十名睡得正香甜的将士,然后跟韩豹带着他们,策马前行到离突厥大营三十里处,找了一个隆起的草地丘陵,背靠他们大营方向坐了下来。
  
  “你们现在有个任务……”
  
  “请将军吩咐”睡饱了觉的将士们精神愈发充沛。
  
  “突厥的哨骑大概十人为一队,在大营四周巡游,你们的第一个任务是,给我活捉一队哨骑回来,不准打草惊蛇,就当是潜进突厥大营前的热身了,记住,最好三人或四人为一个小组,每个小组里两人负责杀敌,另两人负责警戒,各组互相掩护,交替进攻……”
  
  众人都是经过韩虎、韩豹二人严格训练出来的高手,而且对军伍中的合击之术更是明了于心,韩世谔稍微一解释后世特种部队的某些作战特点,他们立马便心领神会。
  
  韩豹不解的问道:“公子活捉了突厥哨骑以后呢?下一步怎么办?”
  
  韩世谔沉思道:“下一步,便是潜进突厥的大营了,他们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军队里却没有统一的军服,这便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条件,你们要混进去就相对容易多了……”
  
  韩世谔正待吩咐潜进大营后的行动计划,忽然察觉身后丘陵的高处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韩世谔顿时又惊,飞快站起身,指着那几名突厥人大叫道:“捉住他们”
  
  其实不待他下令,回过神的黑旗卫,就早已跳了起来,二话不说一个纵身便跃到人的身边,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然后举拳便往他太阳穴揍去。
  
  那突厥人正要撒一泡尿,猛不丁被人揪住了领子,顿时吓了一跳,夜色下见揪住他的人,一身牧民打扮,立马叽里咕噜叫了一句什么,话未落音,太阳穴便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晕过去了。
  
  其余的将士也飞快纵身掠到丘陵的另一面,见还有九名突厥人骑在马上,正在悠然自得的谈笑,将士们不再迟疑,飞身而上,以一种狮子搏兔的气势,三四人收拾一个,眨眼间便将九名突厥人放倒。
  
  夜色下的草原冷若寒冰,四周一片漆黑,一眼望去,天与地衔接的尽头融化在黑暗之中,无从追索。
  
  这才是真正的黑暗,苍茫大地与浩瀚夜空没有一丝光亮,那种令人感到绝望的漆黑,再加上寒冷彻骨的草原夜风,如同置身于地狱轮回,看不到希望和未来。
  
  被活捉的十名突厥哨骑,现在估计就是这种心情,惊诧,绝望,和恐惧,他们现在也猜到了,这些人应该就是最近经常抢劫杀人的******士兵。
  
  他们有心想朝突厥大营方向大喊示警,无奈他们的手脚已被绑住,嘴也被堵上,他们已成了这伙强盗砧板上的五块肉,他们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来人,把他们隔离,然后分别问口供,让他们把突厥大营的布置细节,全部交代出来,胆敢大喊大叫者,言语不尽不实者,就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诺”
  
  在这个离大营数十里的草原丘陵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十名突厥士兵终于绝望了。
  
  口供问得很顺利,十名鞑子被分别带得远远的,隔离以后他们也不敢瞎编,否则一对照下来就穿帮,后果很严重。
  
  于是他们非常配合,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竹筒倒豆子般交代得酣畅淋漓。
  
  突厥大营的布置,与韩虎的猜想大致一样。
  
  营外设有哨骑,在大营外围二十到三十里的范围内游巡警戒,辕门正面布置探马赤,左右两侧布置巡逻骑兵,再往里去还有左翼,右翼,左军,右军,军中的千夫长和万夫长都有自己单独的营帐,帅帐位于整个大营最中心的位置,帅帐里面自然便是薛延陀部的首领俟斤。
  
  与所有的军队一样,战士在营帐中就寝以后,营内除了巡逻警戒的巡逻骑兵之外,严禁任何人在营中游走,违者必斩。
  
  这给韩世谔的计划,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就算成功的混进大营,也动弹不得啊,怎么办?”韩豹急道。
  
  韩世谔想了一会儿,道:“暗的不行就跟他来明的,咱们大大方方给他来个斩首行动”
  
  韩豹愕然道:“公子,何谓斩首行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