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自从在厨房的小餐桌前给容悄加了一把椅子后,傅礼臻才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得寸进尺,什么叫蹬鼻子上脸。
  
  “想吃罐头。”
  
  “想种玫瑰花还有蔷薇。”
  
  “想要一只画了小狗的碗。”
  
  “想看电视。”
  
  “想要……”
  
  容悄坐在属于自己的椅子上,正美滋滋地展开美好幻想倾诉心头小小愿望,忍无可忍的傅礼臻走过去,把椅子扛了起来。
  
  她低头,椅子斜着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傅礼臻穿过走廊打开门,把椅子扔了出去,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容悄:“……”
  
  她委屈了:“这把椅子是我用煎蛋换来的,你不守信用。”
  
  傅礼臻回到椅子前坐下,拿筷子将米饭中间挖空,舀了一勺地三鲜埋进去,做完这一切后他抬起头,回了一句:“椅子还是你的。”
  
  他说到做到,不反悔。
  
  容悄保持坐姿,沮丧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他放空一切开始吃饭,又忍不住想:如果礼臻没有他们说的这个自闭症,那现在肯定已经生活幸福,家庭美满了吧。
  
  想完她自己又乐了,如果礼臻真的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也就没有她在这里发这些感慨了。
  
  算了,只要礼臻不生气,现在这样就是最美好的状态了。
  
  傅礼臻闭关到四月份的时候,终于不得不出门履行他作为F大客座教授的职责了。他开了一门课,没有教材,也只讲色彩。
  
  上课时间安排在周四的晚上,一晚上两个课时,从第七周周四开始,隔周上到十三周,一共八个课时。
  
  长达十年的疗养院治疗没能让傅礼臻理解一些正常人的社会观念,却让他记住了怎么做才是正常人的行为。
  
  为了贴合所谓的老师形象,傅礼臻花时间准备了PPT,也准备了多达八页的讲述内容。
  
  顺顺利利上完课,就是众望所归。
  
  “一共六十四,找你三十六……你有一块钱吗?”出租车司机捏着红票子,翻了翻放着零钱的铁罐子找一块钱未果,扭头问,见傅礼臻没有立刻回答他又道:“或者你用宝宝号转给我也行。”
  
  他看着傅礼臻想了想又道:“不然我把要找的钱转给你也行,不好意思,实在是找不到一块钱了。”
  
  在他热切的视线里,傅礼臻往车窗外看了一眼,然后伸手推开车门:“不用找了。”
  
  司机:“……那这三十五块钱你拿走啊!”
  
  傅礼臻没有回头,他坚定地往前走,身姿笔挺。
  
  容悄偷笑,他连手机也没有啊……又哪里来的宝宝号。
  
  因为逃避社交,傅礼臻态度强硬地拒绝了手机这种方便联络的东西,不过对于他的生活来说,有固定电话和邮箱,也就足够了。
  
  晚上六点,在外吃晚饭回学校的学生不少,两个一双三五成群,一片祥和。
  
  “那些狗好可怜啊,刚出生还没多久吧,现在还四月初,就这样放在外面会被冻死的吧。”
  
  “要是一只我们还能偷摸带回寝室里去,五只真的养不了。希望有好心人把它们带回家吧……”
  
  “我觉得悬,都是普通的土狗,长的也不好看,谁愿意养啊?”
  
  女生们面带愁容走过,傅礼臻却走不动路了。他不是富有同情心的人,但是在画过那样乖巧的一只狗后,他对于狗这种生物的好感上升到了顶点。
  
  后面又过来一拨学生,继续心疼:“哎,今天上午就在那里了,我还给流浪动物保护协会打了电话拍了照片,他们大概也看品种,没来。”
  
  “它们太小了,给火腿肠它们也吃不来,真的好可怜啊。”
  
  傅礼臻转身,往这些学生过来的方向找过去,没走多远,就在学校围墙外的花坛里看到了被三三两两学生围着的纸箱,还有学生的惊呼:“这一只是不是要死了啊,我的天!”
  
  有人退了出来,步履匆匆与傅礼臻擦肩而过,自己无能为力也不忍再看了。
  
  仗着身高优势,他不需要挤到最前面就能看到狗狗的状况,七八天大的小狗还未睁眼,拱着身体往对方身上挤以取得更多的温暖,只有一只独自躺在外面,一动不动,箱子边上还挂着一条薄纱的围巾,大概是某个女生不忍心给盖上的。
  
  “快上课了,走吧走吧,看了也没用。”
  
  人又走了几个,傅礼臻挤到最前面,蹲下了。
  
  他在犹豫,容悄看得出来。
  
  其实她也在犹豫,虽然很想鼓励他顺从心意把狗养起来,但又害怕这样小的狗养不活,最后伤心难过的还是他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