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妈,哥是不是生气了?”傅乐臻摸摸脑袋,神色有点儿不自然。
  
  林玉摇头让他别多想:“你哥就那样,他自己想一出是一出,不是针对谁。”
  
  抱臂站在一边的傅屈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他打从心里觉得林玉管傅礼臻太过了,在他看来,大儿子完全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只要他好好的活着,就让他顺从自己的心意,不像正常人一样有广阔的交际也未尝不可。
  
  何必强求他,然后弄得大家不欢而散。
  
  可惜他对妻子亏欠太多,再说出像这样与她的想法完全相悖的话来,只会打破两人勉强维持的平静局面,从而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哦。”傅乐臻只能点点头,视线在地面和墙体间来回转悠。
  
  他看着四周遍布的浓烈色彩,不得不感叹哥哥能出名真的是有一定道理的,就是他这样的外行人,看着这样交错斑驳的色彩,都觉得快意淋漓。
  
  他哥真的是个大画家啊!
  
  傅礼臻从厨房回来,林玉看着他终于进入了正题。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去?”
  
  “我可以自己解决。”
  
  “驴唇不对马嘴!”
  
  他们果然是无法沟通的,谁也理解不了谁。
  
  傅礼臻拧紧眉头:“我答应了,就会去做的。”
  
  “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去?!”林玉觉得自己真的是要被他给逼疯了,“你就说你为什么不去!”
  
  “我有其他事情。”
  
  林玉拔高声音:“你就不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吗?!想见王医生?!”
  
  她的声音太尖太利,把屋顶上的容悄也给震了下来。
  
  容悄当然不是第一次看他们母子对峙,平心而论她不觉得林玉是个糟糕的人,虽然耐性不好,但她也一直没有撒手不管。
  
  她是深爱着傅礼臻的,尽管他哪儿都不合她的心意。
  
  但如果凭心而论,容悄却对她喜欢不起来,她的期望和管制,对礼臻来说都是折磨。
  
  他们是在相互折磨。
  
  最终还是以林玉的一句“再有下次你就给我回疗养院”告终,傅屈扶着她出去,傅乐臻留在最后,出画室门的时候他转过头来,小声地跟傅礼臻说了一句:“哥,再见。”
  
  傅礼臻朝他挥了一下手,后者立即高兴起来,欢天喜地出门了。
  
  房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不多久,汽车引擎的发动声响起,容悄也把身体从墙的另一边收回来,道:“他们走了。”
  
  傅礼臻没说话,过了好久才出去关门,咔嚓两声落了锁。
  
  容悄站在他身后,再次开口:“该吃饭啦,都中午了你连早饭都还没有吃。”
  
  傅礼臻拔出钥匙,转过身来。
  
  容悄看着他:“你饿不饿?”
  
  他站了一会儿,终于点头了:“饿。”
  
  “吃外卖吧?叫东门那家,他们最快,粉蒸肉和鸡蛋包怎么样?”容悄提议,后者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他走到电话前,缓慢地在按键上移动手指,将记忆中的那串数字输出来。
  
  元气十足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来时,容悄松了一口气,坐在电话旁,双手扶膝。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哪有让他按时吃饭重要。
  
  傅礼臻吃过午饭大概是一点钟的时候,F大美院教学科的人掐点打电话过来了。应该是林玉已经跟他们说好了,打电话过来的那个人直接了当问他下周四晚上有没有空,没说客气话。
  
  “有空。”
  
  那头立刻道谢:“那就请您下周四六点半准时赶到7D201,到时候也会有其他老师过来听您讲课的。谢谢。”
  
  傅礼臻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在卧室的日历本上又圈了一个红色的圈圈,笔尖离开纸面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迟疑几秒后手中的笔落了回去。
  
  很快他又放下日历本,转身出了卧室。
  
  容悄看了红圈旁边憨态可掬的小狗一眼,带着上翘的嘴角飘了出去。
  
  推迟了一周的课程,最终还是要来了。
  
  F大7D201。
  
  偌大的阶梯教室闹腾腾的,除了大四的学生,每个班都要求有十个学生参加,美院学生不多,每个年级也就五个班,一百五十号人差不多可以把教室塞满。
  
  门口第一排位置上还放了一份点名册,每个班级都必须把参与的十个学生的名字报上来,课前签到,课后签退。
  
  采取这样的措施一是学风实在太差,二是傅礼臻上一周放了热情满满的学生鸽子,学院担心原本兴奋的学生有小情绪不来上课,不得已而为之。
  
  然而同学们的热情还是在的,他们本来就知道傅礼臻跟普通人不一样,被放一次鸽子不但不影响他们的积极性,反而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傅礼臻这次真的会来啊,好兴奋!他是我男神啊啊啊啊!”
  
  一个女生捂脸小声尖叫,坐在她前排的男生很是无奈,明明一个星期前这家伙都还不知道傅礼臻是谁,去网上翻了一点相关的资料就喊上男神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