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都说闻香识女人,傅礼臻猜的很准,因而脸色也很冷:“第三者。”
  
  容悄想起前几天傅屈身上换掉的香水味,补充了一句:“还是三了原来的第三者又被现在的第三者三了的第三者。”
  
  傅礼臻觉得她说的很准确,只是……他摇摇头:“不用那么具体。”
  
  容悄看着女人骤变的脸色闭了嘴,她压根没想到礼臻会接她的这一句话。
  
  其实傅礼臻的话接他自己的上一句也没毛病,至少这个三了原来的第三者又被现在的第三者三了的第三者就觉得完全没有毛病,她恨得牙痒痒,尽管瞧不起我吧,等我和傅屈结了婚,你不想知道我是谁都不可能!
  
  她摸摸肚子,挑出一个得意的笑来:“正巧在这里遇见你,那正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再过七个月,你就有个小弟弟要出生了呢,你高不高兴呀?”
  
  偶然路过的吃瓜群众表示这场戏很有看头,跟黄金八点档电视剧有的一拼了。
  
  傅礼臻实话实说:“只要你能生下来。”
  
  “你!”女人咬着牙,哼了一声又道:“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只要我不同意拿掉孩子,你们采取的打掉孩子的任何措施都是谋杀,要坐牢的!”
  
  她给自己打足了底气,得意洋洋道:“哦对了,你让你妈妈可千万别生气,她都那么大年纪了,再生气,老得快!”
  
  容悄点点头,这个女人过来,果然是想借礼臻的口告诉林玉自己怀孕一事,大概是希望林玉气狠了主动跟傅屈离婚。容悄的眼底流露出惋惜,跟这股甜腻的香水味一样,这人也是个傻白甜,哪有什么比安安静静生下孩子之后再逼宫,要更稳妥呢。
  
  跟随法制社会衍生出来的,也有一系列的“和平”手段啊。
  
  “你可以自己去告诉她,我不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傅礼臻看了看变小的雨势,看都不看女人一眼,直接撑开伞大步迈入雨中,气得丢了人又白跑了一趟的女人狠狠摔了手中的伞。
  
  容悄浮在半空中:“她把伞扔掉了,发出了好大的声音。”
  
  傅礼臻轻抬伞面:“有本事她就别捡起来。”
  
  容悄看着一时半会不可能停的了的雨,和她所说两个月的身孕,觉得这把伞她还真的得捡。
  
  “不过,她为什么特意来找你说这样的话啊?”容悄有点儿想不明白,“她不敢直接去找你妈妈倒是情有可原,也是怕你妈妈直接把火气撒在她身上,但她为什么不去找傅乐臻呢?”
  
  “乐臻和妈妈关系最好。”
  
  容悄恍然大悟,这个女人也没她想的那么不聪明,也知道找傅礼臻传话是安全系数最高的,至少不会挨揍。
  
  “不过,她的算盘还是打错了。”
  
  她在傅礼臻身边飘着,一对小情侣从他们身边经过,女孩儿娇嗔道:“你怎么又把伞全都倾到我这边了,你自己都淋湿了。”
  
  男孩傻笑:“我皮糙肉厚的没事儿,怎么能让女孩子淋雨。”
  
  他们相互依偎着走远了,傅礼臻紧了紧手中的塑料袋:“悄悄,你被淋湿了吗?”
  
  容悄伸出手,看着雨水从掌心穿过落到地面:“雨都穿过去啦。”
  
  傅礼臻想了想又问,“雨穿过去的时候,会冷吗?”
  
  容悄正想回答他“一点儿也不冷”的时候,又见他执伞的左手往左侧了侧,空出一个人的位置来:“冷的话,就进来躲一躲。”
  
  雨水顺着伞沿滑下,淋湿了傅礼臻的右边肩膀,他却浑然无所觉的样子,保持着左边那样的一个空间。
  
  容悄一颗心烫得慌,她眼眶发红,不雅地吸了吸鼻子:“我走不了了。”
  
  你这样好,我怎么走的了。
  
  一把伞好像就应该是两个人撑的,无论身形多高大的人,撑伞的时候总也是空着一侧的。
  
  稍微往边上让一让,一人淋湿一个肩膀,有种别样的浪漫。
  
  傅礼臻停下,迟疑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我不会背你的。”
  
  容悄:“……”
  
  容悄:“我还想再感动一会儿。”
  
  傅礼臻彻底误解了她那句话的意思,把眉头拧得更深,最终还是强调了一遍自己的决定:“你再感动我也不背。”
  
  容悄哭笑不得:“……撑好伞,别着凉了。”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又翘起唇角:“我已经足够感动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