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雨下的很大,出租车不让进小区,傅乐臻是淋着雨走进来的,拒绝了保安大叔递给他的伞。
  
  五分多钟的路程彻底把他淋成了落汤鸡,外套也紧紧地贴在了身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本就比傅礼臻矮了七八公分,此刻缩着肩膀更显得可怜了:“谢谢哥。”
  
  傅礼臻重新上锁,带着他进门。
  
  傅礼臻从柜子底拖出两个箱子,一个是没有拆封过的拖鞋,还有一个是白T,他各拿出一件来,裤子没有新的了,他只好拿了自己穿过的,最后在电脑桌下面的柜子里抽出了两条崭新的毛巾。
  
  傅乐臻亦步亦趋跟着他走到卫生间,看他把衣服裤子毛巾都扔在空着的洗衣篮里,然后把毛巾架上的毛巾浴巾浴球全部收走。
  
  处理完了这些,傅礼臻才回头对着已经冷的瑟瑟发抖的傅乐臻叮嘱:“不要用浴缸。”
  
  傅乐臻打了个大喷嚏,胡乱点头。
  
  这个肯定不是亲哥哥!
  
  傅礼臻回到厨房,重新捧起碗开始吃饭,耽搁了一会儿饭菜的温度倒是正好了,他吃饭的速度不快,慢条斯理地咀嚼,中间添了一次饭,吃光了番茄炒蛋和那一小碗白菜豆腐汤,糖醋排骨只伸了一筷子,就没再动了。
  
  傅乐臻出来的时候他刚好吃完,正在收拾餐具,傅乐臻抓着擦头发的毛巾,委委屈屈道:“哥,我也还没吃饭呢。”
  
  傅礼臻就蒸了他自己一个人份的米饭,这个时候自然也没有剩下的,他一遍打开水龙头加洗碗精一边道:“自己做。”
  
  “……”傅乐臻扭扭捏捏,“我不会。”
  
  他从来都没有做过饭啊,先放油还是先放食材他都不清楚。
  
  “那就外卖。”傅礼臻不为所动。
  
  “哦。”
  
  傅乐臻去卫生间拿手机,却发现屏幕黑掉了怎么也开不了机,无奈之下他只能喊:“哥,你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的手机坏了!”
  
  “没有。”傅礼臻蹙眉,“门口有电话。”
  
  “哦。”傅乐臻又走到门口,在电话旁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外卖单,只能再喊:“哥,你把外卖单放哪儿了?”
  
  傅礼臻开始觉得这个弟弟一点用都没有,时时刻刻都处于伸手状态,他不想理会了。
  
  容悄看了一眼嗷嗷待哺的弟弟有点儿不忍心:“礼臻,外卖单早就被你扔掉了。”
  
  傅礼臻顿了下,关水:“136XXXXXXXX。”
  
  在电话前等外卖单的傅乐臻有点儿懵:“啥?
  
  “136XXXXXXXX。”
  
  “哎哥你慢点,我记不住!”
  
  傅礼臻扔了手里的洗碗布想直接去帮他拨号,都走到厨房门口了还是没忍住倒了回来,往手上倒了洗手液开始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洗,等洗干净了再出来,傅乐臻都快坐地上了。
  
  午饭的事情终于解决了,傅礼臻多花了十分钟洗碗洗手,才擦干手上的水渍回到画室。
  
  傅乐臻跟着他走,就着毛巾盖头的姿势。
  
  “哥,你知道妈和老爸的事情吗?”
  
  傅礼臻低头往调色盘里掺水。
  
  傅乐臻站在他身边:“哥,爸和别人有小孩儿了。”
  
  “妈和他大吵了一架,他还把妈推倒了。”
  
  “我从来没想过妈和老爸会出问题,他们看起来一直都挺好的。”
  
  “哥,他们要是离婚了我们怎么办啊?我们跟谁?我不想跟出轨了还弄大别人肚子的老色鬼,我想跟着妈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