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在这方圆百里,“刀下鬼”李延东的名号可谓是响亮至极,就连鸢都一些大人物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而他们作为李延东的手下,自然有着骄傲的本钱。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他们懂得很。
  金管家将一切看在眼里,不但没有阻止,老脸上竟也浮现出老年人不该有的异样神情。这种事他们做得多了,而且车队锦旗上,金线绣有一个大大的“李”字,谁敢招惹他们,趁休息时间,让大家乐呵乐呵,放松一下也好。
  马上的两人对望一眼,脸上各有不快,但并无其他动作。众人见此,更是大胆起来。
  作为奴仆界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张二生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卖弄的机会,当即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昂头向前走了几步,对那女子笑道:“美人,下来陪哥哥们耍耍?“
  那青衣男子冷哼一声,就欲下马,被女子一把拉住。那青衣男子似乎很不情愿,眉头一皱,狠狠瞪了张二生一眼。
  青衣男子目光含怒,但张二生丝毫不以为意,摇头道:“皇后不急,太监急,美人不急......”他斜了那青衣男子一眼,接着道,“太监急,太监急,急于上青天......”
  那青衣男子脸色阴沉,道:“你说够了没有,活得不耐烦了?”
  张二生惊叫出声,后跳一步,摆出金鸡独立的姿势,一手捂裆,一手遮脸,道:“哎呦,想打我不成,我可是捂裆派亲传弟子,你下来试试?”说着,向那青衣男子勾了勾手,神色动作皆含挑衅意味。
  众人哈哈大笑,均知张二生有两大绝技:吹牛不脸红,没事找点事。
  张二生还跟他哥张六八被合称为“牛头马面”,一个爱吹牛,一个爱拍马。
  那青衣男子面露惊讶之色,道:“你是武当山弟子?”
  众人哄笑,武当跟捂裆虽然同音,但意义可天差地远了。
  张二生点了点头,道:“不错,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捂裆‘二生子’是也。”
  “武当二生子?”那青衣男子皱了皱眉,“你是武当第几代弟子?”
  张二生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你也想入我捂裆派?”
  “哈哈……”
  人群中已有人笑翻在地。
  云天行也是哭笑不得,这群人别的本事没有,整人搞怪绝对是一流好手。
  青衣男子见众人怪笑不止,心下起疑,道:“武当乃名门大派,我看你下盘虚浮,几欲跌倒,这点微末功夫连武当山的扫地小童都不如,多半是假的。”
  “微末功夫”这四个字,目前是对张二生武学的最高评价,因为他根本不会武功,不过,他这一招却成功吓跑过山贼,十多个。
  张二生咳嗽两声,慢慢将金鸡独立转化为吸气收功的动作,岂料呼气时用力过猛,放了一个曲调宛转而又悠长的响屁。
  “哈哈......”
  又有两人笑翻在地。
  那女子扑哧一笑,忙掩住口鼻,将头转向一侧。
  那青衣男子脸色难看,道:“你如此侮辱武当派,就不怕武当弟子追杀你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