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张二生也已看出那女子想要打他,本想躲开,怎奈对方出手太快,丝毫不给他躲避的机会,当耳光响起时,他脑海一阵恍惚,左脚绊住右脚,身体转了两圈才摔倒在地,不巧的是,一块尖石恰好立在他屁股着地的位置,顿时,一道撕心裂肺的哀嚎传入众人耳中。
  “啊……我的……快……快帮我......拔……”
  张二生在地上扭成一团,不断发出哀嚎。
  众奴仆瞠目结舌,一脸愕然,调戏良家妇女可以说是每次出行必有的娱乐项目,在他们印象中,只有姑娘们捂脸逃跑的画面,哪会发生这种情况。
  “快帮我……拔……啊!”
  “二生哥,出血了,你别扭,我来帮你。”
  “我捂裆张二生纵横江湖二十载,哪知今日竟被……啊!”
  “金管家,二生哥晕过去了!”
  “先把他抬到车上!”
  一名奴仆自人群中抢出来,指着女子说道:“小小年纪下手如此狠毒,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那女子努了努嘴,道:“谁让他口无遮拦,本姑娘只是略施惩罚而已,你想替他讨回公道,尽管来便是。”
  马上那男子哈哈大笑,道:“两个耳光而已,躲不开怪他自己没本事,那石头可他自己坐上去的,这能怪得了谁?还有一点,‘怜香惜玉’这么好的词用在他身上可就不那么合适了,就好比鲜花插在牛粪上,养分是够了,花可就臭了,哈哈。”
  云天行微微皱眉,这男子骂人不带脏字,话语中略带挑衅意味,不过他的话倒是没错,张二生坐到石头是意外,这女子出手也并不算重,希望别把事情闹大,给他们些教训也是好的,省得以后见到女人就变禽兽。
  丁护院脸色很是难看,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打他的人,简直岂有此理,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啦!他身子动了,他在悄悄向后挪步,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作很轻,他有信心不会被人发现,因为这个动作他已练了二十多年,他武功虽然不错,但他的性格却是外刚内弱型,表面上威武勇猛,天不怕地不怕,但在他心中,一直坚定不移地贯彻一个思想,“退一步海阔天空。”
  其实,他本来性格是外刚内也刚型的,但年轻时闯荡江湖,见人不爽就开打,大大小小的战斗一共打了两百四十九次,他输了两百四十八次,最后都以磕头认错作为结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性命,他没赢过,剩下那一次算是平局,因为,对方仇家来了。
  他的嘴角在笑,他脚步还在挪,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忽然,他看见一双闪着泪花的小眼睛,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仿佛在说“爹,有人欺负我,你快去揍他。”他恨这双眼睛,更恨拥有这双眼睛的人,可就在这时,又有几双眼睛望过来了,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可怜。
  在距离人群最后方还有不到一尺的位置,他停下了脚步,微笑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是愤怒,他的心在咆哮,“王八蛋!自己惹得好事,休想让老子出马!”这就是他的心里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