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下一刻,他犹豫了,因为除了那双离得比较远的眼睛,剩下的眼睛都在望着他,包括一双老眼,这双老眼的神色与众不同,仿佛在说,“儿子,有人欺负我孙子,你快去揍她。”
  他很无奈,因为他知道,再不上就是懦夫了,他不想当懦夫,虽然摸不清这俩人的来路,但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丁护院在十几道火热的目光的注视下,大步走到人群最前方,他清了清嗓子,道:“敢问姑娘贵姓?”
  那女子似乎在犹豫,过了一会,她才说道:“姓方,名静好,方静好。”
  丁护院道:“原来是方姑娘,那个......事情是这样......那个,方姑娘打伤我的人,总得......那个......”
  方静好道:“打他又怎样,他恶言在先,难道还要本姑娘给他道歉吗?”
  一旁的邓护院见对方毫无歉意,心头有些不快,换做平时,打也就打了,但张二生此行是代表李家,打他就等于打李延东的脸,作为李家护院之一,自然不能视若无睹,什么也不做回去无法交代,当即再上前一步,道:“看你是个女子,也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现在去将他唤醒,再给他道个歉,这件事就算完了,怎样?”
  一听到“看你是个女子”这句话,丁护院忽然一怔,他又悄悄打量了这对男女一眼,见他们年纪不大,俩人加起来都未必有自己大,心想:“这点年纪能有什么本事。”当即冷下脸来,道:“对,道歉!必须道歉!”
  邓护院略带诧异地看了丁护院一眼,心想:“老丁有气魄!怪不得老邹非要跟我换,说什么老丁威猛过人,一路上不用操心,看你是兄弟才跟你换的,如此看来,老邹果然够义气,回去定要请他喝酒。”
  方静好微微一笑,道:“要我给他道歉?喔,本姑娘现在倒有些后悔了,后悔下手太轻啦。”
  丁护院道:“他的确口无遮拦,但他是我的人,要教训也是我来教训,怎敢劳烦方姑娘动手。”
  方静好轻哼一声,道:“你教训?那刚才怎么不见你出来教训?人也打了,现在跑出来充什么大头鬼,哎呦,你脑袋确实很大呀。”
  “你……你……”丁护院被戳中痛处,脸色涨红,吱吱呜呜半天没挤出一句话,脑袋大是他的错吗?真想不到,一个小姑娘也敢来戏谑他,他早已气急,但对这两人仍有些忌惮,万一被打败,颜面何在?他脑筋一转,忽然想到一计,转身对众人吼道:“你们惹得好事,自己去解决!”
  邓护院微微一笑,心中赞叹:“老丁威武,不愿以大欺小,佩服,佩服。”
  云天行虽然离得远,但他的眼睛时刻关注着场中的动静,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听丁护院这般说,知道事情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双方必有一战,这些奴仆大多不会武功,多半要吃亏,因为去年也发生过类似的事,还是两位护院出手才将事情平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