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云天行揉着脸颊,漫步在大街上。忽见不远处人流集聚,心下好奇,快步走上前去,见是一处园区,右侧一块大石上刻有“十笏园”三个红字。往里一望,见园内景色秀美,清净优雅,与嘈杂的街道背道而驰。他兴致大起,便拔足进去游耍。
  畅游许久,只觉园内池清亭秀,林木荫深,实是烦躁红尘中一方净土。
  他稍感困乏,便在一处名为“小浪沧亭”外的石墩上歇息,只见亭下是一汪荷塘,池水清澈透底,游鱼在花下相嬉,池边护有白玉雕栏,游人扶栏玩耍,甚是尽情。
  他将目光转向亭内,忽见一女子倚坐在围栏连椅上,身材婀娜,衣饰轻简,她纤臂轻柔地抛洒着饵料,引得池中锦鲤欢腾,举止十分优雅,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又太少,微风抚动她的柔发,三三两两斜掠鬓旁,如诗如画,美到极致!
  忽听一人说道:“好美!”
  云天行下意识点了点头,回道:“是啊。”
  话音未落,他猛地一怔,不知何时,他身边竟然多了一群男人,个个垂涎欲滴,面含春色,直勾勾地望向亭中女子。更诡异的是,在他脚下竟还伏着一人,那人背对着他,正在作画。他偷看一眼,见画迹仍湿,画中是个女子,做回首顾盼状,只是未填五官,正是那亭中女子!
  对于身边这些不知何时冒出来的“饿狼”,云天行起先吓了一跳,而后便释然了,因为那些人对他并无丝毫兴趣,目光都聚集在那女子身上,只因他的位置最佳,才出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众人随那女子的一举一动而不断左右倾斜,云天行被围在中间,不得已也做起同样的动作,他并不觉得羞耻,因为那道背影,确实有让人倾倒的魅力。
  “此画集我毕生所学,借灵感喷发之际,以我余生心血绘制而成,只盼再能一睹仙颜,让我完成此惊世之作,我顾羲之死而无憾矣!”那作画之人长吁一声。
  只听一人道:“先生此画真乃神作,幸好那女子背对我等,若再画上五官,只怕那画中女子便要飞走啦。”
  云天行也暗自赞叹,此画形神兼具,如若有骨,好似那女子真的跃到纸上一样,他见过不少名人画作,竟没有一幅能与之匹敌,只是遗憾“画龙无睛”!
  众人遥望那道背影,心驰神往,仿佛置身于阳光明媚的蓝天之下,在吹着海风的浅滩上,与她踩着软沙相追相嬉。
  说来也是天公作美,在众人的殷切期盼之下,那女子竟然回头了!
  那是一张令人难忘的脸,性感的胡渣、闪耀的龅牙、饱满的酒糟鼻、翻白的死鱼眼、还有放荡不羁的麻子。
  “呕!”
  原本旖旎的气氛中忽然呕声大作,有几位心理承受能力差的朋友直接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众人只觉天旋地转,两眼发黑,幻想中的美好早已支离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噩梦,在无边的滔天巨浪和雷雨轰鸣中,独自架着小舟与巨鲸搏杀。
  云天行觉得众人太过做作,不就是反差大点嘛,至于反应这么强烈吗,他摇了摇头,觉得这些人太过肤浅,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当他目光再次上移时,他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严重,众人并不做作,因为他又看到一个秃顶,这秃顶很亮,而且只秃了前面,不转身是看不到的,总之秃得很艺术,秃得让人敬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