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云天行双腿有些发抖,但他没有吐,也没有晕到,看到众人吐得脸色蜡黄,他还是有些不解,于是鼓起勇气,再向那张脸望去。
  她在笑!
  云天行目光涣散,呆若木鸡,仿佛有无数支来自天外的无形飞箭,一支接一支地插进他的胸膛,他的血液在翻腾,他的胃液在咆哮,如果可以,他愿意把今早吃下的面条,一根一根地吐出来,可他不能,他吐不起,他只能咬着下唇,流着眼泪,满含羡慕地望着各位“幸存者”。
  他做梦都想不到,在如此倾城绝世的背影之下,竟会隐藏着这样一张脸。
  世人都说天道不公,他们都错了,老天是公平的!
  他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可他站不起来,因为他的脚被压到了,他低头看去,正是那位叫顾羲之的画家倒在他脚下,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忽然眼前灰影晃动,只见十数个面色蜡黄的人,纷纷向那女子冲去,将她围在亭下。
  只听一人道:“你这女子不在闺中绣花,出来瞎晃什么!”
  那女子道:“你说谁是女子?我可是男扮女装,我叫似玉,是个爷们。”
  众人如遭雷击,脚下站立不稳,只听“噗通”“噗通”两声,有两人定力不足,相继跌入池塘。
  又听那人道:“你一个大男人不去种田养家,出来扮什么女人!”
  似玉道:“要不是为了逃兵役,谁闲着没事跑出来扮女人!”
  云天行暗道:“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一回头吓退百万雄师,说得不正是此人!如此将才之人竟然还怕打仗?若由他来做前锋,岂非稳操胜券,比帐中谋士作用大多了。”
  那人又道:“你扮女装就罢了,一个大男人撒个鱼饵这么妖娆,有病啊!”
  似玉道:“老子就爱撒鱼饵,关你屁事!看你们一个个脸色蜡黄,跟病秧子似的,不回家养病,出来吓唬谁呀!”
  忽听一人道:“别跟他废话,打!”
  话音刚落,众人一拥而上,将似玉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几个吐得站不起来的也在外围举拳声援。
  “不学岳将军精忠报国就罢了,还敢逃兵役,我打死你!”
  “让你扮女装,让你扮女装!”
  “我让你回头!”
  “你还撒不撒鱼饵了!”
  “打死你个死秃子!”
  “看你还能笑出来!”
  “还似鱼,我看你还是去喂鱼吧!”
  众人虽不相识,但大有同仇敌忾之感,一齐将似玉举起,扔进荷塘之中。所幸池水及胸,并无危险。
  顾羲之不知何时已清醒过来,茫然站在池塘边,将手中画作撕成碎片,往空中一扬,道:“苍天为证,我顾羲之今折笔归隐,今生不再作画,如有违背,儿女似玉!”说罢,双手折笔,掷入塘中,拂袖而去。
  忽听荷塘对面一人喝道:“一群男人欺辱一个姑娘,好不羞耻,姑娘莫怕,我来救你!”那人也不解衣,只脱了鞋子,纵身跃下荷塘,向似玉游去。
  那人在游到似玉身旁时,突然沉入水中,消失不见,过得片刻,又从岸边露出头来,爬上岸逃了,鞋子还留在原地。
  众人哈哈大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