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马车里,有两个大箱子。
  唐斩打开这个,里面是一些帝山国特产,蜜酒、帝山宝石、混合香料、兽牙雕品......
  这些东西厄沙国没有,可也不足以促成两国联盟。
  “阿嚏~”
  另一个箱子里,一个稚嫩的声音!
  唐斩不会因为这个声音,听起来并无威胁,而放松警惕,他的手摸到了刀柄。
  小心的打开箱子,里面只有一个小女孩儿,四五岁的模样。
  圆,这个小女孩,给唐斩的第一感觉,就是圆乎乎的。
  短胳膊短腿,裹在一件成人棉衣里,只露出一个肉嘟嘟的小脑袋。
  虽然裹在棉衣,但小女孩还是瑟瑟发抖。
  “我冷......”
  小女孩眨巴着圆眼睛,奶声奶气的说。
  她并不是害怕,而是因为冷!
  唐斩愣了愣,默默的退出了马车!
  “怎么样,头儿!”
  马车外的几只野鬼,还在等唐斩的好消息。
  “不知道!”
  唐斩给出的回答,却让几人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
  秦四和王车儿,撩开了马车的棉帘子。
  一个小女孩,一箱帝山国特产,马车上再无其他东西!
  这就是帝山国送往厄沙的礼物?不像!
  “难道我们搞错了?”
  秦四确认了两次之后,有些不甘心!
  “我看是咧,护送的那些帝山骑兵,都是生瓜蛋子,想想也不是重要东西!”
  陈老三砸吧了两口旱烟,看着很平静。
  “可这小丫头,不像帝山国人!”
  帝山国,以伯喇族为主,伯喇人肤黑如碳,这马车里的小女孩,却是黄色皮肤,的确不像是帝山国人。
  为何,帝山骑兵会护送着一箱特产,和一个非本族的小女孩儿,冒着极大的风险,朝着厄沙国的方向去?
  “帝山国到厄沙,不止这一条去路,这是幌子吧!”
  “我们干掉了几支厄沙军夺城的小队?”
  唐斩问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五支,得有两三百人了!”
  孟荣记得清楚。
  “厄沙国的动静太大了,察窝儿城不值得他们投入这么多!”
  “他们也在打这条道的主意?”
  “我希望是!”
  唐斩略做思量。
  “赤猴子!”
  “在咧!”
  “传信问问其他道上的情况!”
  ......
  雪隼,挂着王车儿写好的布条,消失在飘雪的天空之中。
  野鬼们,驾着抢来的马车,拉着两个箱子,和一个小孩儿,冒着风雪朝察窝儿城去了。
  马车中,唐斩闭着双眼,半靠着。
  他并没有睡,他甚至能感觉到那肉呼呼的小女孩,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你睡着了吗?”
  小女孩儿,把下巴放在箱子沿儿上,眨巴着水灵灵的圆眼睛。
  “......”
  唐斩,一动不动,没有回答,也没有睁开眼。
  “你肯定没有睡着!”
  小女孩奶声奶气,却又十分笃定。
  “我娘说,睡着了就该打呼噜了!”
  “......”
  “我叫塔娜,娘说,是珍珠的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稚嫩的声音,语气却像个大人。这个叫塔娜的小女孩,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面对陌生人没有一丝的惧怕。
  “我们是鬼,你不怕吗?”
  唐斩闭着眼,不说话。孟荣却吓唬起了,这个劫来的小姑娘。
  “才不是呢,鬼都是这样的!”
  说着,塔娜用两只肉乎乎的小短手,揪着自己的小嘴巴,做了个鬼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