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怕?唐斩在怕?
  不可能!王车儿从来没见过唐斩怕。
  他可是唐斩,一个杀人不用第二刀的男人。
  他会怕什么?
  王车儿把小麻烦抱下了马车,放到了地上。
  “怕麻烦呗!”
  陈老三用下巴指了指在雪地上,拖着大棉衣摇摇晃晃往小楼里走的小麻烦。
  王车儿一向很信这个老鬼,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人畜无害的小东西,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
  围着火炉,陈老三准备了晚饭。
  土豆和马肉,粗糙的食物,可在察窝儿城,已经是极其豪华的套餐了。
  “真香!”
  陈老三给了小麻烦一张凳子,放了一盘在她面前。
  “小麻烦,能自己吃吗?”
  陈老三拿了一双筷子,在小麻烦面前晃了晃。
  “用调羹就可以!”
  小麻烦认真的说。
  老鬼换了一把木调羹。
  舀了一小块土豆,噻进小嘴里,小麻烦一边嚼着,一边晃着小脑袋,一副享受的模样。
  “小麻烦真乖,我儿子这么大的时候,都还要他娘喂咧!”
  陈老三看小麻烦吃得津津有味,脸上露出中年男人特有的慈爱。这种慈爱只持续了片刻,便换做了哀伤。
  “啊,小麻烦,你评价一下老鬼的手艺!”
  王车儿见老鬼的神情有变,张口岔开了话题。
  “老鬼伯伯做的东西可好吃了!香得不得了!”
  小麻烦十分的捧场。
  “鬼丫头,老鬼也是你叫的?要叫陈伯伯!”
  陈老三又被这小姑娘逗乐了,假装嗔怪。
  “陈伯伯真棒!”
  小麻烦嘴里嚼着,不忘抬起双手,竖起小小的大拇指。
  “哈哈哈哈.....”
  几个大男人,被这鬼灵精逗得大笑不止。
  除了唐斩......
  “干活,干活!”
  一顿简单的晚饭,用不了多长时间,几个大男人就扒拉完。
  “我去西边哨塔巡一圈!”
  孟荣,收拾好弓箭。
  “我得去盯着北边的厄沙军了!”
  秦四,夸上了军刀。
  “我去隼棚!”
  王车儿,说着就往小楼外,那段破城墙去了。
  “哎呀,今天这一闹,南边不知道会不会有啥动静,我也去看看!”
  陈老三年龄不到五十,说话却一副老气。
  守住察窝儿城!五只野鬼的任务并不在此,但却不得不守。
  几人要做的,也不过是日常而已,唐斩并没有过多交代。
  “头儿,等小麻烦吃完,你洗下碗!”
  最后一个出门的陈老三,不忘回头说了一句。
  小麻烦?!
  唐斩这才注意到,现在小楼里,只剩下自己和这个四五岁的小姑娘了。
  小麻烦吃两口,抬头看一眼唐斩。一有眼神交汇,马上又低头吃两口。
  唐斩没说话,小麻烦也没说话。
  过了好久。
  “我吃完了。”
  小麻烦双手端起吃干净的碗,圆溜溜的眼睛仰视着唐斩。
  洗碗,对于唐斩这样的男人来说,是不必做得很精细的,况且还这么冷。
  也许,是唐斩太冷,从他洗完碗到回来坐在火炉边,小麻烦没说一句话,只偶尔怯怯的偷看一眼。
  天已经黑了,这个时候唐斩,原本是要去巡城的。
  可,今天这破楼里,多了个小麻烦,他似乎不打算出门了。
  一大一小两人,就坐在火炉旁,都不说话。
  唐斩,盯着火炉里的火焰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小麻烦,低头玩着手指。
  空气中,弥漫着无形的尴尬。
  良久。
  小麻烦张着小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想睡觉了!”
  太困了,小麻烦用软软的声音,对还盯着火炉的唐斩说。
  唐斩并没有抬眼,只伸手指了指墙边,放着棉被的木板。
  这是够五个人睡的通铺。
  小麻烦看了看那简陋的床,又看了看唐斩。
  火炉似乎有什么魔力,唐斩依然没有抬眼。
  没有得到回应,小麻烦用小手揉了揉眼睛,拖着一身成人的大棉衣,摇摇晃晃的去了床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