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白茸儿,白茸儿,生于不罕山,长于凡花间。不罕山上有双月,凡花无缘不得见,白茸儿,白茸儿,盼你归兮,盼你归。”
  这听起来,像一首童谣,不过,唐斩并没听过。
  唱着童谣的,是小麻烦。
  声气稚嫩,音不着调,小孩子胡乱唱罢了。
  这小麻烦,起得比唐斩早,罩着那件成人棉衣,唱着陌生的童谣背对床,蹲在地上不知在做什么。
  套上大衣,唐斩起来看个究竟。
  小麻烦面前,是一口锅。
  锅里,是昨晚的马肉和土豆。
  不过,这些食物早就被冻成了一块。
  小麻烦,正用木调羹,戳着这坚硬如石块的食物。
  不时将戳下的碎渣,放到嘴边,以至于肉嘟嘟的脸上,也花了几道。
  “你在干什么?”
  唐斩问。
  “我有些饿了!”
  小麻烦抬起脏兮兮的小圆脸,奶声奶气。
  饿了!
  四五岁的小姑娘,同样的圆脸,圆眼睛。
  恍然间,小麻烦的脸,似乎和唐斩梦中的小女孩重叠了。
  “等着,我马上拿吃的回来!”
  唐斩,几乎是条件反射式的,说出来这句话!
  “这不是有吃的吗?陈伯伯做的!”
  小麻烦眨巴着大眼睛,指着面前锅里被冻成一块的马肉和土豆。
  “对!对!”
  唐斩,恍惚回神。
  生火,加热了马肉和土豆。
  吃完,唐斩烧了热水,小麻烦的脸该洗洗了。
  “会自己洗吧?”
  唐斩放了一盆热水,和一张毛巾,在小麻烦面前。
  小麻烦仰起小脏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无奈!
  热水浸湿的毛巾,被唐斩盖到小麻烦的脸上。
  一个武夫,哪知道什么轻重,毛巾在小麻烦肉肉的脸上搓来搓去,脸蛋儿被鼓捣得通红。
  “疼!”
  小麻烦在毛巾下,瓮声瓮气的说。
  唐斩意识到,自己太过用力,马上停了下来。
  不过还好,脸是洗干净了!
  撂下毛巾,唐斩起身要出门。
  察窝儿虽是荒城,但也是要巡的。
  一只肉肉的小手,抓住了唐斩的衣角。
  “我一个人害怕!”
  小麻烦,仰起红彤彤的脸。
  “白天也怕?”
  唐斩问。
  小麻烦点点头。
  “那你跟在我后面!”
  城,还是要巡,实在不行,唐斩只能带上这个小麻烦一起巡。
  可那只小手,还是拉着唐斩的衣角。
  小麻烦仰着头,也没有要挪步子的意思。
  “你还要干嘛?”
  小麻烦没说话,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圆圆的小脑袋。
  昨天,这个小脑袋上,还扎着两个小角髻。
  睡了一觉,这两个小角髻,松散了。
  女童的头发,乱得像一窝草。
  “娘说,女娃娃出门,要梳头发!”
  小麻烦认真,且奶声奶气的说。
  梳头?
  唐斩自己的发髻,也只是胡乱扎一扎而已!
  “你娘,还真是个大麻烦!”
  唐斩,小声的嘀咕!
  “是啊,是啊,我娘可好看了!”
  显然,这小姑娘已经被王车儿带偏了。
  陈老三,没回来!
  秦四,没回来!
  孟荣,没回来!
  王车儿,还在隼棚里!
  破楼里,就唐斩一个大人!
  这梳头的活儿,是推不掉了。
  “怎么扎?”
  唐斩,让小麻烦背向自己,对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却是在自言自语!
  “就这样!”
  小麻烦,伸出两只小短手,竖在自己的头上,摆出犄角的样子。
  角髻,孩童都梳这个。
  先把头发,左右分开,然后各自扎成结。
  小时候,唐斩试着给妹妹梳过。
  但,那已经快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而且,唐斩一次都没梳成功过!
  事实证明,这只野鬼,并不能做太细的活儿。
  试了几次,每次都扎得奇形怪状!
  最后,唐斩也放弃了,在他看来这可比练刀难多了!
  胡乱挽了结,一高一低两个不对称,且毛毛呼呼的发髻,出现在小麻烦头上。
  这,并不比没扎前好看!
  “现在可以出去了!”
  小麻烦,不能看到自己的头顶,发髻到底是什么样,当然也不知道。
  只是,她心里觉得一定是美美的!
  .....
  察窝儿城里。
  一夜大雪之后,残垣断壁被附上一层亮白。
  宽敞的街道,被厚雪掩得结实。
  没有了昔年的车水马龙,这些街道和野径无异。
  这白雪齐踝的街上,走着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两人!
  两人走得不快,牵着衣角的小麻烦,那双小短腿也走不快。
  巡城,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潜在的威胁。
  废墟里,能藏很多东西。
  巡完大半,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现在,只剩城西一角,还没查看。
  城西,还有些房屋,勉强能挡风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