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个味道,唐斩再熟悉不过了。
  是血的味道。
  风,是从察窝儿城方向来的。
  离城只有一两里,但却没有被发现。
  唐斩,已经觉得有些异样了。
  城里野鬼虽少,可也不至于如此疏忽。
  察窝儿城,出事了。
  “爹爹,我有些累了!”
  怀里的小麻烦,并不清楚现在的情形。
  而,唐斩必须去城里看个究竟。
  因为,他的兵还在那里!
  可,城里情况不明,不能带着个小孩儿去。
  唐斩,四下看了看。
  树洞,在林子边上,有棵大树,树根处裂开了一个树洞。
  小麻烦,可以钻进去。
  “那你在这里歇歇!”
  唐斩,放下小麻烦,再检查了树洞。
  “可是,爹爹进不去啊!”
  小麻烦看了看树洞,又看了看唐斩。
  “小麻烦你听着!”
  唐斩,脱下身上的大袄,蹲下。
  “爹爹要去那边一下,你在这里等爹爹好吗?”
  用大袄把小麻烦裹了个严实,唐斩才指着察窝儿城说。
  “我要跟爹爹一起!”
  小麻烦听完,有些急了,抓住唐斩的手。
  “听话,爹爹很快就回来!”
  唐斩自己都不会相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变得如此的温柔,但却不是装的。
  “可是,我一个人害怕!”
  小麻烦,带着哭腔,泪珠儿在眼眶里转。
  “你会数数吗?”
  唐斩问。
  小麻烦揉了揉眼睛,轻轻点头。
  “那你数到一百,爹爹就回来!”
  唐斩说。
  “可是,这里好黑!”
  “你不听话吗?”
  “听,我听!”
  小麻烦,带着哭腔委屈巴巴的说。
  “那你在这里面,好好帮爹爹看着衣服!”
  唐斩,让小麻烦钻进了树洞。
  在小麻烦点头同意之后,唐斩才找来一块大石头,把树洞给封住。
  “那你快点回来!”
  在洞口,被完全封住之前,小麻烦在黑暗的树洞中,弱弱的说。
  “恩!”
  封起树洞,唐斩才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字。
  .......
  雪夜,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如鬼似魅。
  这人影,和察窝儿城破败建筑的阴影融为一体。
  几只雪隼,拍打着翅膀,在残破的城墙和野鬼驻扎的破楼间扑腾。
  雪隼,并不是夜行鸟。
  而且,王车儿也不会允许它们这样乱飞。
  所以,王车儿没在隼棚。
  而且,有人惊动了雪隼。
  唐斩,无声无息的拔出了腰刀。
  在阴影中,快而安静的靠近了破楼。
  血腥味,又浓了许多。
  破楼前的空地上,躺着一个人。
  那,绝对不是一个活人。
  因为,他没有呼吸。
  在这寒冷的夜里,呼出的白雾,是难以掩饰的。
  他,没有。
  但,却有呼吸的声音!
  就在破楼里,不止一个!
  唐斩,再次掩身黑暗之中。
  幽灵一般,绕到了破楼背后。
  借着残破的墙体,他爬上了二楼,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声响。
  二楼的墙,有个破洞,这也是野鬼们只住在一楼的原因。
  里面没人,唐斩钻了进去。
  呼吸声,在一楼!
  在楼梯口,唐斩伸出半个脑袋!
  果然,有两个人。
  他们,躲在一楼的门后,手里拿着细长的刀,注意着门外空地上那个死人。
  这两人体型高大,轮廓突出,是白肤人种。
  这里最常出没的白肤人,是洛满人。
  而且,他们穿着的,是厄沙军的大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