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城西,厄沙兵五六人一队,手举火把,吵吵嚷嚷在寻着什么。
  唐斩,屏息静气,掩身断壁之下。
  一路跟来,尽见到厄沙兵的尸体。
  有刚倒下的,伤口还冒着热气。
  有死了好一会儿的,尸身已被雪盖了半截。
  看来,这次来的厄沙军不下百人。
  不止百人,能折了两只野鬼,百十来人做不到!
  唐斩,在阴影的掩护下,不声不响的向厄沙兵搜查的位置,移动了一段。
  这里,是察窝儿城那不到百户的遗民,聚居之地!
  那些还能挡些风雪的破屋,被厄沙兵翻了个遍。
  没有人!
  厄沙兵,连还居住在城里的那些老头老太太都没找到一个!
  对于这一点,唐斩并不觉得奇怪。
  如果没有几个藏身的地方,这些还住在城里的老弱,早就被反复的城镇争夺所波及了!
  没身于一处断壁之下,唐斩平复气息,想用听觉分辨厄沙兵的分布位置。
  呼吸声!细听之下,唐斩听到了一个距离极近的呼吸声!
  就在身后!
  唐斩的身形矫若游龙,手上的腰刀快如闪电。
  刀锋劈开空气,砍向了那呼吸声的来源。
  “是我!”
  那呼吸声来处,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唐斩,收了力道,利刃生生停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刀身的寒光,照亮了那人的脸。
  是哈图!
  “军爷,是我!”
  哈图被突然架到自己脖子上的刀刃,吓得不轻,极力的压低声音,证明自己的身份。
  唐斩,自然是认出了哈图的声音,才及时收住了刀。
  确认无误之后,他才把利刃从这老爹的脖子上移开。
  “来,跟我来!”
  哈图用极小的声音,示意唐斩跟着他。
  外面都是厄沙兵,哈图要带自己去哪里?唐斩并不知道。
  但,他还是跟上去了,因为他觉得哈图并没有恶意。
  如果,他是要把自己暴露给厄沙兵,刚才大可以喊一声,不必如此费事。
  即便,哈图有什么恶意,唐斩也不觉得他能在自己刀下活命。
  哈图,在废墟里穿行,像一只耗子一般灵活。
  唐斩,跟着走了一截,才发现,这些废墟里竟有如此多隐秘复杂的通道,都是他先前不知道的!
  “到了!”
  拐进一处被倒塌物,封了一半口子的巷子,哈图钻了进去。
  唐斩,跟了进去。
  这巷子是个死胡同,除了地上的断木枯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探头身后,确认没有人跟来,哈图才扒开了地上的枯草,露出了一块石板。
  他抠住石板,用力抬了起来。
  石板下,是一个方正的洞口。
  唐斩,能猜到,这就是察窝儿城里这些老弱的避难所。
  哈图让唐斩先进了地洞,自己用枯草盖住石板,才跟着钻了进来,平移石板重新把洞口封住。
  这石板下面,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地窖。
  几十号老老弱弱,人挤人的填满了这有限的空间,能落脚的地方不多。
  见到拿刀的人进来,这些察窝儿城的原住民,都目露惊恐的看了过来。
  待看清来者,是唐斩之后,这种惊恐才减少了些许。
  挤满人的地窖,只点了一盏残灯,光线昏暗。
  这里的空气也很混浊,而且这空气中,还带有浓烈的血腥味。
  “有人受伤了?”
  唐斩,嗅了嗅空气,转头问哈图。
  哈图没有说话,只指了指地窖的一角。
  但,光线很暗,唐斩并没有看清他指的什么。
  “头儿,是你吗?”
  那个角落,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这声音气若游丝,但唐斩还是马上听出了是谁。
  “老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