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察窝儿城的火,映红了天。
  鹅毛一般的雪,都绕开了这座炙热的荒城。
  躲在地窖里的城中遗老,也被这火烤了出来。
  面对,正一点点把察窝儿城化成灰烬的大火,这些原本就不愿离开这里的老头老太太们,都慌了神。
  他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
  即便,这里被战乱蹂躏成了废墟,他们也都不愿离开。
  可,这大火,让城市剩下的废墟也成了灰。
  这下,连容身的破屋都没有了!
  废墟,是不能再呆了,只有广场上能辟火。
  怕火,又怕被厄沙兵发现而遭殃及,这些老头老太太,躲躲闪闪的去了城西那废弃的广场。
  广场上,遍地的尸体。
  唐斩,浑身是血,坐在那些尸体中间。
  他,砍杀了百人,是人都会累的,加上身上的伤不轻,需要休息。
  “军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还放火烧城!这让我们怎么活啊!”
  除了地上的死人,哈图并没有见到其他厄沙兵,他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为了逼我出来,厄沙兵点了火!”
  唐斩,很平静的说。
  “这,这些厄沙兵都死光了?”
  哈图没看看四周,又看看唐斩。
  “军爷,您受伤了?”
  哈图注意到,唐斩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鲜血浸透。
  “挨了两刀!叫我唐斩吧,你也算救过老鬼,这对我来说是恩,不用太客气!”
  唐斩,方才已经自行把后腰上的弹丸给挖了出来,现在三处伤口,都还在流血,也十分的疼痛。
  即便是唐斩,也是血肉之躯,说话间牵扯伤口,他也会皱眉。
  “先别说了,包扎伤口要紧!”
  哈图让那些老头老太太,东拼西凑找来一些干净的布,除去唐斩身上的血衣,仔细的包裹好了伤口。
  虽然没有药,但这样好歹能暂时止血。
  包扎好,唐斩自己从死尸身上扒了身干净衣裳,换了血衣。
  走过秦四的尸身,唐斩停下了脚步。
  看了良久,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过后,蹲下身,拿起了秦四手上那把赤州军刀。
  赤州军刀,精钢打造,相比厄沙军刀要宽,要厚重。
  秦四这把军刀,确实是一直跟着他的。
  也如他所说,这刀一个豁口都没有。
  刀身上,还沾着唐斩的血,但却依然寒光奕奕。
  “你配不上这把刀!”
  唐斩说完,便把这赤州军刀连鞘收到了自己腰间。
  另一边。
  这些察窝儿城的遗老们。
  要么,看着熊熊大火发呆!
  要么,试图冲入大火中,抢出一些自己的东西。
  火势凶猛,哪又能抢出什么!
  “怎么过啊!怎么过啊!”
  有人小声而绝望的嘀咕着。
  “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天一亮,会来更多的厄沙兵,找不到我们,厄沙兵可能会对你们不利!”
  唐斩,对着这些老头老太太说。
  “能去哪里啊!什么都被烧光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走在路上不饿死也得冻死!”
  一名看着火发呆的老太太,带着些哭腔。
  “城东的破楼里,应该还有些能用的东西,现在去,火可能还没烧到那里!”
  唐斩说的,就是野鬼驻扎的破楼,食物和棉衣,那里都还有!
  那些,大多是野鬼们囤积的战利品。
  现在,他们都用不上了!
  破楼,在察窝儿城最东边,火势从西边而来,如果幸运的话,还没烧到那里。
  这些遗老们,听唐斩说罢,都似乎有了希望,急急忙忙都往城东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