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雪,没见小。
  夜,依旧浓。
  在无光无声的野地里。
  一个人,在飞快的移动着。
  是唐斩。
  他,追踪着地上的马蹄印,一路前行。
  雪地上的印记,在大雪之下,越来越模糊。
  他,要赶在马蹄印被雪完全盖住之前,追上那个带走小麻烦的人。
  是什么人带走了小麻烦?
  马蹄印,是一路向着杀虎城方向去的。
  不会是厄沙兵!
  虽然,杀虎城现在有十万厄沙军。
  可,察窝儿离厄沙势力控制的区域更近。
  如果是厄沙兵,那就应该往北走,这样能更快的得到厄沙势力的保护。
  而,不是选择去东南,那座随时可能被赤州军夺回的城塞!
  希望,那只是个普通的猎户,好心救了小麻烦。
  纵奔二十里。
  天已经亮了。
  但,唐斩的脚步却慢了。
  两日未眠,一夜酣战,身负刀伤。
  加上狂奔了二十里。
  他,累了!
  虽然,不至于迈不开腿。
  但,他的呼吸却重了许多。
  背上、胸前、后腰,三处被包裹好的伤口,又开始渗血。
  大伤口,本是需要静养愈合。
  唐斩,却一刻没有歇息。
  伤口开裂,那也不稀奇。
  唐斩,觉得身体有些发凉。
  狂奔了二十里,不应该浑身燥热吗?
  是失血!
  失血导致了体温降低!
  除了这个。
  失血还会导致眩晕。
  唐斩,已经感受到了。
  可,唐斩并没有停下休息。
  马蹄印,还在不断的向前延伸,带走小麻烦的人就在前面不远。
  只是,徒步要追上马,唐斩还做不到。
  但,那骑马的人不可能不停下。
  只要趁着雪还没完全盖住马蹄印,顺着印记去找,终是能找到的!
  天,是亮了。
  可,气温并没有回升。
  雪,依然迷眼。
  唐斩,觉得越来越冷,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开始在眼前打转。
  是奔跑加速了失血。
  寻着马蹄印,翻上一座矮岗。
  唐斩,停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在雪幕之中,看到了那匹留下了脚印的马。
  而,这时的唐斩,在伤累之下,也到了极限。
  矮岗下,零星几间竹片和泥土堆积成的小屋,沐浴着大雪。
  这是个野村。
  唐斩,认识这个野村!
  这,是自己和小麻烦借宿过的村子!
  雪幕中,那留下脚印的马,驮着一个男人,进了这个村子。
  这是唐斩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接着,他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失血加疲惫,终于是把这只野鬼压倒了!
  ......
  圆脸,圆眼睛。
  四五岁,活泼伶俐的小女孩。
  嬉笑着,在唐斩的眼前不断闪过!
  那小女孩。
  时而,是自己的妹妹。
  时而,是小麻烦。
  “哥哥,我饿了!”
  妹妹,气若游丝!
  “那你快点回来!”
  小麻烦,弱弱的说!
  .....
  唐斩,猛的睁开眼!
  是梦!
  唐斩,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茅草屋顶!
  身上,还盖着破旧的棉被!
  这是在哪里?
  唐斩在脑子里自己问自己。
  想要起身看个明白,胸口却一阵剧痛,让他又躺了回去。
  刀!
  唐斩,每次醒来都会习惯先握着刀。
  伸手到枕边,没有刀!
  没有刀,对唐斩来说,就没有了安全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