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被一个强壮有力的男人,无情的踢打了数十下。而且每一下,都直指要害。
  一个身子瘦弱一些的男人,想要扛下也难。更何况,是个女人!
  托娅,被放到了床上。
  脸上,淤青、红肿已经变了形。
  身上,估计有两根肋骨被踢断了。
  唐斩,就站在床边。
  而,那个矮胖的中年女人,战战兢兢的跪在床前,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
  “大嫂既然有心救我,为何又要瞒我?”
  唐斩问。
  “你是知道我女儿在哪里的吧?”
  托娅冒着被打死的风险,也要保护唐斩,那她不会有恶意。既然没有恶意,为何她要掩护那个带走小麻烦的男人?
  “...我是不想,你白白送了性命!”
  断了的肋骨,让托娅说话有气无力。
  “那是谁带走了我女儿?”
  唐斩,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包二!”
  因为疼痛,不能太大声说话,这让托娅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
  “包二?”
  唐斩,并不知道包二是谁。
  “就是刚刚...打我那人...咳咳...”
  托娅轻咳了两声,牵动受伤的肋骨,让她显得十分痛苦。
  “我的刀呢?”
  唐斩,知道如果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不...不要去!他们不是普通的山贼!”
  托娅明白唐斩的意思,有些着急了。
  “他们是擎天寨的人,你冒然前往,会惹来杀身之祸!”
  托娅忍着痛。
  “这么说,小麻烦就是被带去了这个擎天寨?”
  唐斩,并不关心这些山贼普不普通。
  托娅,没有说话,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擎天寨怎么走?”
  唐斩,平静的问。
  托娅还是不说话,她不想眼前这个年轻人丢了性命。
  “在古鲁山上!”
  那地上跪着的矮胖女人,却抢着开了口。
  她,巴不得唐斩去那山寨,巴不得唐斩被山贼给碎尸万段。
  只是,这中年女人并没有那么傻,把她心里的小九九表露出来,说话间依然保持着战战兢兢的模样。
  “古鲁山!”
  唐斩,细想了想。
  这座山离察窝儿城十几里,并不算太远。
  因此,唐斩是知道的。
  不过,唐斩在察窝儿城驻扎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没有去过古鲁山。
  他,只知道这座山地势险要,道路崎岖。
  山贼,在这样的山中立寨,也并不奇怪!
  “大爷,您看那是不是您的刀?”
  那矮胖的中年女人,跪在床边,视线很低,刚好可以看到床下,那床下两个破箱子后面,露出了半截刀柄。
  中年女人,依然保持着唯唯诺诺,但内心却越发急切。
  她,恨不得唐斩这个不速之客,立马横尸在自己面前。
  唐斩,低头看了看床下。
  没错,是他带来的那柄赤州军刀。
  拔出刀刃,寒光奕奕,没有任何的损伤。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想害死他吗?...咳咳!”
  同是一村人,中年女人是什么德行,托娅是知道的,这女人现在的想法,她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哎哟,妹子,不要乱说,我这不是顺大爷的意思嘛!”
  被戳中短处,这矮胖的中年女人,抬起了头,极力掩盖着语气中的羞怒。
  “不要去,擎天寨有五六百个山贼,个个都心狠手辣!”
  “寨主撼山大王,一根百斤重的铁棍没人敌得过!”
  “想这方圆十几里有骨气的汉子,也都反抗过擎天寨,可最后被打死的曝尸荒野,被活抓了的成了矿里的苦力,一个也没能回来!”
  “你一个人去,又能怎么样?救不了你女儿,自己的命也得搭进去!”
  托娅,越发的激动。
  “妹子的男人,也是条好汉。可没练过武,被那撼山大王一棍子打死,肯定是会十分忌惮。大爷的身手了得,不一样,不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