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一气连闪,本是立住了脚。
  
  可就在这时,唐斩身形猛变,一跃而起。
  
  就在他跃起之时,一根触须从他身下猛扑而过。
  
  这是一根原本缠绕在寄生石母体上的触须。
  
  若不是唐斩反应快,变了身步,可能就被这触须伤了腿脚。
  
  不止一根,此时那些原本包裹着寄生石母体的触须,都扬了起来。
  
  为了不远离寄生石母体,唐斩这一跃幅度并不大。
  
  而那些就近扬起的触须,都像被吸引住了一般,拥向了半空中的唐斩。
  
  此时半空中的唐斩,仿佛是被无数的触须簇拥而起。
  
  他身周没有任何一处,没有袭来的威胁。
  
  除了,正上方。
  
  那些巨大的腕肢,似乎也在顾忌这寄生石母体。
  
  在唐斩落在这发光巨石上之后,巨大的腕肢便没有再追击而来。
  
  所以,除了唐斩正上方,攻来的触须便没有空档。
  
  但是,就算正上方有空档,这刀客也无法从这空档脱身。
  
  因为他此时,正身处半空之中,没有任何的借力点。
  
  要想自保,只能依靠手中刀!
  
  唐斩手中黑刃,加速闪击,那刀壁更加的严密了。
  
  迅雷一般攻来的触须,在刀壁之前断碎。
  
  可是,这触须的数量着实惊人。
  
  手指粗细的触须,前赴后继,没有给唐斩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刀壁掩护之下,这刀客竟也清出了一块落脚之地,重新落回到了寄生石母体之上。
  
  这一落地,唐斩身形还未稳,那些围攻而来的触须又紧追而来。
  
  触须如潮水翻涌而来,瞬间呈淹没之势。
  
  这刀客无暇喘息,手中黑刃再挥而出。
  
  一阵刀舞,寒光熠熠,刀壁再现。
  
  拥来的触须,被这刀壁暂时挡住。
  
  被斩断的触须,扭动着落在唐斩脚边,不多时竟堆积了起来,没了这刀客的脚背。
  
  最要命的,是这些触须虽被斩去一截,但依然有攻击力。
  
  被刀壁切去一截的触须,只稍稍退去,重整片刻又拥了上来。
  
  所以,唐斩的刀虽然犀利,但却也只能暂时自保,并不能将这些蛇一样的触须击退。
  
  换言之,看似密不透风的刀壁,其实在做着无谓的防御。
  
  触须的数量,并不会因为刀壁而减少。
  
  而这些触须,也看不出有疲惫的样子。
  
  只要这些触须一直这般猛攻,唐斩的防御迟早会破。
  
  唐斩,不是普通人。
  
  但,再不普通他也是人。
  
  人的精力,都不是无限的。
  
  即便是唐斩,他也会有力竭之时。
  
  只要精力不济,那这刀客手中黑刃便很难维持这密不透风的刀壁。
  
  脚下被斩断的触须,越积越高,唐斩的呼吸也越来越重。
  
  这般高频率的挥斩,持续不了太久。
  
  果不其然,挥刀的右手之上,一股酸软袭来。
  
  这股酸软,让黑刀的挥斩稍慢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唐斩只觉右肩一阵剧痛。
  
  就在刀势慢下之时,刀壁出现了空隙。
  
  一条手指粗细的触须,从这空隙钻入,直直的刺穿了唐斩的右肩……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