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从上而下的巨大压力,很难被忽视。
  
  唐斩兼顾那些袭来的触须,来回闪避,同时抬头向上看去。
  
  这一抬头,他只见到头顶之上,一条巨大的腕肢铺天盖地而来。
  
  看这架势,这是要照着寄生石母体拍下。
  
  这些腕肢,在唐斩攀上寄生石母体之后,就再也没有袭来过。
  
  想必是这海神章鱼也知道,用这巨腕拍击而下,寄生石母体也会被拍碎。
  
  也许,是因为唐斩引诱触须不断击碎寄生石母体的外壳,让这海神章鱼痛苦难当,以至于失去了最后的理智。
  
  即便是人,痛苦到极致也会做出愚蠢的事,何况是这么一只兽类。
  
  这海神章鱼,是想拍死唐斩这只让它痛苦不堪的蝼蚁。
  
  这一拍之下,寄生石母体想是不保,可以说这是正中唐斩下怀。
  
  若是继续引诱触须来破这寄生石母体的外壳,这刀客也不敢保证自己的体力能撑下去。
  
  或许,在寄生石母体被弄死之前,这刀客就会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
  
  借助这腕肢的一击,刚好能解唐斩眼前的窘境。
  
  不过,这腕肢的袭来,对这刀客来说,即时好事也是凶事。
  
  好事,既是能一击碎了这寄生石母体。
  
  凶事,则是这腕肢袭来,几乎完全覆盖了寄生石母体。
  
  这么广的拍击面,即便是体力全盛的唐斩也需要使出全力才能避开。
  
  可现在,这刀客体力消耗巨大,而且脚上还有伤。
  
  这般情况,他又如何能逃得了?
  
  虽是如此,但这唐斩并没有坐以待毙。
  
  逃脱的希望是渺茫的,但这刀客并不打算放弃。
  
  头顶巨大的腕肢,劈盖而下,唐斩变换身步,忍着剧痛朝寄生石母体边缘疾奔!
  
  腕肢盖下,对寄生石母体来说也是灭顶之灾,可那些混乱的触须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手指粗细,坚韧如钢铁的触须,依旧不依不饶。
  
  不过,相对先前,这些触须的速度和灵活性又弱了不少。
  
  这可能,是因为寄生石母体本身被削弱了。
  
  这些触须的攻势,对唐斩来说不再是威胁。
  
  可,却也是不小的骚扰。
  
  为了躲避这些不快,但是威力却足以致命的攻击,这刀客不能直线奔逃。
  
  这使得逃往寄生石母体边缘的路线,变得曲折。
  
  原本身步就大不如往常,再加上触须的骚扰,更是拖缓了唐斩奔逃的速度。
  
  而那从上而下的巨大腕肢,却快得和那巨大的体积极为不符。
  
  躲过数根触须的突袭,唐斩离那寄生石母体的边缘还有一小段距离。
  
  这个位置,是先前他到过的位置。
  
  从这个位置跃下,有很大几率能跳入海中。
  
  这样一来,从此跃下还有一线生机。
  
  可就在这时,那从上拍下的巨大腕肢,已经到了头顶。
  
  唐斩当机立断,躬下身子,双脚同时发力,整个人朝着那寄生石边缘飞跃而去。
  
  这一跃,唐斩把控的角度非常小,整个人就几乎是贴着身下的寄生石母体跃出的。
  
  以这刀客的力道,足以跃过那一小段距离,跳出到寄生石母体边缘之外。
  
  不过,前提是在这之前,那从上而来的腕肢没有完全拍下。
  
  头顶上的压力,越来越近。
  
  身下的寄生石边缘也越来越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