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彻骨寒意,粘稠。
  无边黑暗,浓厚。
  唐斩感觉自己像是漂浮着,漂浮在冰冷的浓墨之中。
  除了这种感觉,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四肢。
  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被融化在了这凄寒的黑暗中,或者说他本身就是这黑暗。
  这种感觉,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辈子可能只会体验一次。
  而唐斩,却不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感觉。
  因为,他死过。
  而这种只有意识漂浮在冰冷黑暗中的感觉,就是濒死的感觉!
  又要死了。
  唐斩记得那拍下的巨腕,那是足以致命的一击。
  那一击过后,他便没了意识。
  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落到了海中。
  若是没能落到海里,那可能那副千锤百炼的身体,也已经四分五裂了。
  这般一来,感觉不到身体,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唐斩不再尝试去找自己的手脚,他开始四下张望。
  至少,他觉得自己是在四下张望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在看,他就不知道了。
  因为,他也感觉不到到自己的眼睛。
  不管是不是在看,四下都只有寒冷和黑暗而已。
  不过,他还是在尝试寻找。
  寻找接下来,他应该去的地方。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忽然感觉周遭的寒意在流动。
  就好像,将他浸泡起来的黑墨在向同一个方向流动。
  周遭的黑,让唐斩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在随着这黑暗漂流。
  他也懒得去判断。
  因为,是或者不是,他都无能为力!
  而且,他心里很清楚,黑暗的流动意味着什么。
  这是另一个世界,在召唤他。
  那个死了的人,该去的世界!
  在这冰冷的黑暗之中,时间仿佛是不存在的。
  即便存在,对于这个将死之人来说,也没有意义了。
  或许过了很久,或许只是须臾之间。
  唐斩并不能判断。
  总之,在他能看见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亮点。
  在浓黑之中,这个亮点十分的醒目。
  而且,唐斩能感觉到,自己正一点点的靠近那个亮点。
  因为,那个亮点正在慢慢的变大。
  从亮点,变成亮斑。
  从亮斑,变成亮圆。
  从亮圆,变成巨大的亮洞。
  随着越靠越近,唐斩也清晰的发现,周遭的浓黑正以螺旋状涌入那亮洞之中。
  就好像黑色的水,流入孔洞,形成漆黑的漩涡。
  可那浓稠的黑暗,流入亮洞之后便没了踪影。
  不管有多少黑暗流入,那洞中的亮也没有一丝的减弱。
  唐斩大抵知道,这洞的另一边,就是那个世界。
  那个,死人该去的世界!
  他记得在不罕山那次,他到过那另一边的世界。
  但是,他却始终想不起来,那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没有必要多想,一会儿就看到了。
  唐斩在心里自说自话。
  都已经到了这里,即便是不想死,却也无可奈何了。
  因为漂浮在这黑暗中的人,除了还有意识,其它什么都没有。
  这和随波逐流的枯叶,没什么区别。
  一片枯叶,难道还能逆流而上吗?
  唐斩只在心里劝慰着自己,任由意识随着那打漩的黑流旋转着。
  那个亮洞越来越近,唐斩的内心也越来越平静。
  死亡,就是归于平静。
  不管你愿不愿意!
  唐斩想要深吸一口气,等待穿越那个亮洞。
  可他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了呼吸。
  突然,漂浮在冰冷黑暗中的唐斩,觉得耳朵上一阵温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